我国研制出国际领先水平的5G通信芯片内核


  曾经如日中天的中兴通讯或许不会想到,一枚小小的芯片按下了企业快速发展的暂停键:美国商务部日前宣布,7年内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。

  突如其来的中兴危机折射出我国通信产业缺芯少魂的尴尬处境。未来中兴们何去何从?“中国芯弯道超车的集结号已经吹响。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王东琳团队日前正式对外宣布,其历时九年研制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5G通信设备强大心脏”——UCP(通用通信芯片)内核,在计算能力和性能功耗比方面具有国际领先水平。

  基站、光通信、手机,这三项是中兴的主营业务。美国的一纸禁令究竟意味着什么?透过一组数据或可管窥一斑。根据有关报道,仅中兴智能手机产品中就有一半以上使用的是高通芯片。

 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。国产芯片目前主要应用于消费领域,在通信、军事等行业应用中,与国外产品差距明显,诸多短板造就了我国高端芯片受制于人的局面。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副研究员、中科创星创始人米磊说。

  米磊的担忧并非多余。《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分析报告》显示,当前我国核心集成电路国产芯片占有率较低,在计算机、移动通信终端等领域,国产芯片占有率几近为零。

  以此次中兴被制裁的用于光通讯领域的光模块为例,光模块中包括光芯片(即激光器、光探测器),还有电芯片(即激光驱动器、放大器等)。目前低速的光芯片和电芯片(≤10Gbps)实现了国产,但高速的光芯片和电芯片(≥25Gbps)全部依赖进口。

  内核是芯片的核心,UCP是针对移动通信领域需求的增强型内核,在同等能耗下可释放出比传统架构大得多的计算能力,可满足新时代对极大计算能力和极低功耗的双重渴求,引领我国在高密集度计算与数据处理领域实现弯道超车。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、自动化研究所原所长王东琳表示。

  5G时代,万物互联的需求对计算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。王东琳说,无线通信领域对信号处理速度和低功耗要求极高,以往很多高端设备大都采用ASIC(依照特定应用算法设计架构的硬加速电路)和高性能FPGA方案来应对,但这使得设备相对固化,无法适应通信领域信号编码体制、算法不断演进的需求。是否存在一种处理器(芯片的一种)既能保持高度可编程特点又能在性能功耗比上接近ASIC,即真正实现软件定义无线电”?这一直是无线电业界的一个梦想。

  如今,随着UCP内核的研发成功,这一梦想又向前迈进了一步。根据王东琳提供的数据,UCP内核突破了英特尔等传统芯片架构的桎梏,通过架构创新拥有了高密集度计算能力:单核就可以实现每秒2.5GBPSLDPC(5G标准采用的数据信道编码技术)译码和50GBPSLDPC编码能力,每秒可以完成4G16位定点复数FFT运算。

  这是什么概念?王东琳解释说:“UCP是目前国际上最强大的5G通信数字基带处理内核,可以用作5G宏基站芯片和手机芯片的核心。同时也是国际领先的、在可接受代价下实现全软件定义5G数字基带处理的芯片内核,这在标准框架下算法细节不断演进的5G时代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应用前景。

  他介绍,除了UCP内核外,我们还研制了多款高性能内核,不仅可以满足移动通信领域应用需求,还可以在超级计算、高性能服务器等国家战略领域以及智慧城市与社会安全、消费类电子如超高清智能电视、超灵敏超高速照相与摄像、智能家居等领域起到服务产业创新的作用。

  来源:华强电子网

 


快速链接

展商精选

nepconchina

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, 并改进其可用性。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、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。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.